详细内容

永恒之塔第一军团长被封号,玩家写文嘲讽

发布时间:2010/12/9   阅读指数:


  公元二〇一〇年十二月八日晚,就是木寒在多玩论坛恩怨版块为他自己开追悼会的那一天,我独在版块里徘徊,遇见发廊哥,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木寒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
他就正告我,“先生还是写一点罢;木寒没被封号前就很受欢迎的。”
  这是我知道的,这几日,多玩仙女水军的贴子,回贴率一向就甚为寥落,然而在这样的排名艰难
中,只有发廊哥独自在战斗,这是远远不够的。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被封号
者毫不相干,但在能发言者,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在天之灵”,那自然
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亚特雷亚。几十多页的追悼,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
难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小人的无耻
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
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被封杀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已木寒的灵前。

  二
  真的方便面,敢于直面惨淡的勇士,敢于正视无耻的开拓者。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
造化又常常为庸人设计,以时间的流驶,来洗涤旧迹,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在这淡红
的血色和微漠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这似人非人的塔。我不知道这样的塔何时是一个尽
头!我们还在这样的多玩上交流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十二月八日也已有二十几
小时,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三
  木寒君是我的前辈。前辈云者,我向来这样想,这样说,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他奉
献我的悲哀与尊敬。他不是“苟活到现在的只会装逼”的前辈,是为了塔而死的统一青年。
  他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今年年初的贝鲁斯兰,世界上有人发龙洞的位置,骷髅里其中的
一个就是他;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被阴险的小人举报,强行封号之后,才有人指着
一个楼主的贴子告诉我,说:这就是木寒。其时我才能将木寒和这个楼主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
。我平素想,能够不为势利所屈,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他却常常微笑着,态度很温
和。待到某些小人出现于帖子,言辞不雅之后,他始终没有愤怒,于是回帖的次数就较多了,也还是
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我黯然至于泣下。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就是
永别了。

  四
  我在八日下午,才知道多玩机器猫发的扑告;一会儿便看到噩耗,说有大人物被封了,死伤三
人,而木寒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
来推测挂逼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 木寒君,更
何至于无端被陷害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他自己的多玩贴子。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封号,简直是陷
害,因为连他的手下也没有放过。
  但当局者就有令,说他是“挂逼”!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他是被人陷害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塔衰亡之所以
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失明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失明中灭亡。

  五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木寒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自然,游戏而已,稍有人心者,谁也不会料
到有这样的罗网。但竟在游戏里被封号了,被几个小人陷害。
  始终微笑的和蔼的木寒君确是被封号了,这是真的,有他自己的多玩贴子为证。当几个小人从容
地转辗于文明人所发明的举报功能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当局者任意封杀木寒
群的伟绩,阴险小人的恶意造谣的功力,不幸全被兑现了。
  但是举报的小人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唾沫……

  六
  时间永是流驶,塔依旧太平,有限的仙女水军,在多玩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
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
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大神们的发展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
是一小块,但谴责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文字。
  然而既然有了封号了,当然不觉要扩大。至少,也当浸渍了亲族;多玩大神,围观群众的心,纵
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和蔼的旧影。小飞飞说过,“早就叫你收手
了。不听话  木寒哥 ,,,,,,不要走。”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七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挂逼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
当局者竟会这样地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多玩的诽谤小人竟能如是之从容。
      我目睹多玩水军办事,是始于去年的,虽然是少数,但看那干练坚决,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
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封号中互相攻击,恶意举报的事实,虽遭阴谋秘计,压抑至数千年,而终
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被封号者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方便面,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木寒君!

本文来源于心动冒险岛(www.yourmyhe.com),如需转载[永恒之塔第一军团长被封号,玩家写文嘲讽],请写明出处

上一篇:永恒之塔出现大量封号
下一篇:资深法师手把手教你如何单挑闹钟BOSS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