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冒险岛玩家原创小说,那些遥远空寂的灵魂

发布时间:2010/11/7   阅读指数:

进阶扎昆的不断地崩落。大概是由于小蒙的灵魂强度完全能够成为祭品并且还有盈余,外溢出来,顺便打死了这个老大难的问题吧?

事情开始超过木木的预计,他发现和那个主教一起旅行了如此之久的时间,却一点都了解不了他。

那个主教,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知道他是谁。他觉得他高深莫测。

木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这个时候的祭坛万分安静。星空捡起进阶扎头,微笑——但绝对不是那种所谓的善意的微笑。

木木开始惧怕了,从魔法密林开始,他们进行了一场和以往不同的旅行,这里有很多星空认识的,但是木木却不认识的人。

“你,还要干什么呢?弟弟”一扫之前的嬉皮笑脸,星河终于摊牌了。

星空玩弄着进阶扎头,说了一句:“完成蝶翼要完成的,和我追加上去的东西。”

木木不懂他在说什么。也不愿意知道。他跑出进阶祭坛。习惯性的说了一句:“小蒙快,我们走。”

寂静。

他惊恐的看着后面虚无的空气。许久之后。蹲在地上嚎哭。SS将他跑出去的时候丢下的金龙振翅弓递给他。扶着木木慢慢的走出这里。

星空看着碍事的两个人离开了。长吁了一口气。

小陈直径上前,颤抖的想给星空一个的巴掌,却被星空一把抓住了手腕。长弓被丢在一边。她知道祂还打不过星空。也许这里全部的人上才勉强打得过吧?

很显然星空对这种事情没有任何兴趣。他可不是什么屠夫,嗜血如命。不过就刚才的情况看来,似乎也并非什么好人。

断断续续的喧闹中,终于急不可耐的爆发了。莫莫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倒立在祭坛的穹顶上,轻轻的擦拭着有荼毒的飞镖。当然了,她之所以如此的悠闲,也许和星空有关吧?
现在可以先无视这些东西,将镜头转化到下面。一群激动的人是怎么围攻一个悠闲的魔法师的呢?

“我他丨妈丨的就知道魔法师靠不住。上一次勇士部落和魔法密林的战斗就是黑魔法师煽风点火的。”星河暴怒。“你身为一个主教居然还下的去手啊?难道你想复活蝶翼?蝶翼的灵魂本来就是和小蒙一样的特殊灵魂。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觉得呢?我只要蝶翼,要不是蝶翼的话,我绝对不会来到这里的。

“你觉得,我们当时费劲心机的打败进阶黑龙是为了什么?”

星空不动神色的慢慢的说。

“你应该知道PB的力量根本不是我们能够轻易打败了。可是要不是PB喜欢在时间里面任意的游荡,怎么会有除了小蒙这种特意可以用来献祭的灵魂还有蝶翼这种......没有别的用途的却不可转生的灵魂呢!”

星空很激动啊。语气和以往完全不同。

星河欲言又止,那种感觉就像是想反驳,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而暴怒的神情。青筋暴起。


时间的宠儿,PB,通过时间给它开的裂缝,不断的蚕食灵魂。直到将一些灵魂变得不可转生。

灰飞烟灭。

所以它的力量才让人望而却步。

可惜那些人并不知道。

而在此的人都知道。

所以没有人可以反驳他了。为了更大的利益牺牲了小利益。

这本来就很难反驳。所以星空财险经过发动大巨变让大多数人可以获得更多的技能以及强劲的攻击。

所以,上限被**了。

只是,到底谁知到星空的大利益是不是别人的大利益。

——他可不会说。

小陈痛苦极了。却无能为力,她本性就是善良的。这么冷静的星空实在是让她,无所适从。

莫莫冷笑着,在阴森的祭坛跳跃着出去了。

星空眼睛眯了下,懒洋洋的说:“好了,现在你就不用想太多太多了。”

他笑着,依旧是不张扬的微笑。但是却万分刻骨。

SS这个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他给人的那种感觉,让人以为他是从谈话德时候就不小心听到的。

星空显然是察觉到了,但是依旧肆无忌惮的继续说下去了。

他总想让人知道,省的自己还要费口舌什么的。


当一行人走出祭坛的时候,也就只有SS一直呆立在那里。他在慢慢的梳理,从他和小蒙到魔法密林开始所经历的一切。

“遇到那个自称为星殇的,厉害的不像话的主教。”SS自嘲的笑着。

“遇到了变异的蝙蝠魔,进行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役。但是毫无悬念的赢了。”他眯了眯眼睛。

“遇到了变异的艾利杰,知道了木木的弱点。”他眼睛眯成一条缝。:“也知道了木木和星空的关系”

“去找进阶的扎昆,之后,知道了星殇是星空。”

“小蒙,需要帮你做什么你想做的事么?”

——

“不,我知道这是你自己的决定。但是我想怎么做是我的决定。”

“他们又怎么知道我有一个他们所不知道的能力呢?”

——

“和亡灵对话。”
————
“那么蝶翼,你觉得你需要有人陪你么?”
"______"
“怎么办啊,你说星空其实只是想要复活你而已啊。
"______"

“可是自从柯凡在我面前死了之后,我就不希望别人在我面前死了。是吧?小蒙。”
"______"
“那就让你和他换一个位置吧。”

那些所谓特殊的不可往生的亡灵并不是真的。只是一直在某些人看不见的地方不断地徘徊着而已。

是某些人,不是全部的人。

当某些人开始蜕变出华丽而残忍的双翼的时候,将向飞蛾一般扑向火。

空气被某种东西看不见的躁动了。

SS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看不见的缝。

两个地方泛起了微笑。

危险的微笑。


星空看着越来越红的残阳。

对木木说了一句。

“星殇死了,我是你哥哥星空。来接你了。”

木木迷茫的看着那个似乎见过,但是又似乎没见过的人。

星空对小陈笑道:“你看,记忆清除比解释更有效吧?”

星河低吼了一句:“你就像是黑魔法师。”

星空笑:“黑魔法师?那只是一个谣言,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木木,和我去飞花院吧。”

真正的善与恶,黑与白,又有谁分的清呢?


“你走么?先去找雪姬,他和我还有事情处理吧?是吧?星河,哥哥”

小陈无可奈何的跟着走了。她至少要知道,星空还会干出什么事来。

“莫莫呢?”

“她会在我需要她的时候出来。她已经在忙我的帮了。”


就像是被牵线的木偶一般。他或者她或者别的人,被一个人自以为是的操控着。

走向——被计划的未来。

但是不负众望的,总有计划会疏忽。

也总有疏忽会被计划。


其实他很喜欢微笑,因为他是,危险的笑。


那些遥远的灵魂,时不时的叹息或者喧闹着。

趋于平静。再等待。

本文来源于心动冒险岛(www.yourmyhe.com),如需转载[冒险岛玩家原创小说,那些遥远空寂的灵魂],请写明出处

上一篇:冒险岛美食节,你到底喜欢吃哪种食品
下一篇:玩冒险岛超过一年的朋友不得不碰到的12件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