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同学的记忆,回忆是一种奇妙的东西

发布时间:2010/10/2   阅读指数:

  有时候回忆真是种奇妙的东西。
  六班的孩子们,你懂的。
  我的回忆在唐诗宋词只吟唱了多少章,在历史画卷只灵秀了多少回;我生活在无尽的回忆中,如一杯充满茶韵的美酒。等到日历的记忆也不再清晰,徒留下人的喟叹,却又莞尔,若把生命的细节都装进心里,纵使记忆已泛黄,也依旧笑靥如花。那本日历,便是记忆。
  白驹过隙,我一路潇洒地走到了与六班分别的这一天。直到最后一次走出H中的大门口,才发觉心中强烈的不舍。从对立到亲密,从不屑到崇拜,从疏远到亲近。与H中的孩子们再一次檫肩而过,才知道什么叫欲哭无泪。
  那么,沿着这一条绵长的人生小路远行而去,谁是我的旅行伴侣,是你们的明月,照我以满怀清明,是你们的星斗,示以我钻石之光。你们是我的旅行伴侣,击败峭岩陡峰,书写抹不去的人生。
  六班的孩子们,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我的梦。
  忘不了的是H中的饭堂。
  一年前,认为H中的饭堂设计酷似医院门诊部。一年后的如今,却像罗浮宫的玻璃金字塔。
  忘不了每天大清早五点半殺到饭堂,背着书包,左手拿饭卡,右手饭兜,书包还有一份冰霜未褪的蓝莓酸奶。早起的鸟儿有虫吃,饭堂好吃的总是太抢手,买完了饭堂限量供应的早餐,坐在最习惯坐的位置。
  不锈钢的固定长凳,不锈钢的双排大桌子。最习惯坐的位置,是靠饭堂后门空地的角落。饭堂壁面全是明晃晃的玻璃,透明一大片,阳光总是洋洋洒洒地射在我的早餐上。很重麻油味的干蒸,粟米份量很多的粟米饼,热得烫口的莲蓉芝麻卷,2块钱吃撑人的炒粉炒面,糯米份量惊人的糯米鸡,还有莲蓉包……很多很多,还有我见到却没吃到过的白粥。
  回到教室,语文科代总是很早的带读,令人忘不了的嗓音……你可还是科代?
  H中学的课总是令人睡不着的,因为我们都太活跃,老师们都太能说,谢婉婷,可曾记得阿布的表情和吴宾?肖瑶,可曾记得我们四目相对,相视傻笑?黄嘉欣,可曾记得我们拼死出墙报到7点半……?
  中午的饭堂总是太多人,刘嘉慧,杜雪莹,黄嘉颖,没有我在,我想你们打饭一样那么迅速,配合得那么完美无瑕。我们四个女生总爱逗对面桌的男生。还记得饭堂里的JOJO罗成祖,揭英康,姚斯茂,吴文杰,梁冠琪,梁浩斌,李金海,吴嘉豪,司徒健明,冯振海,黄荣湛,简伟峰,李康龙LEE,李展斌,钟文权,郭子杰,王志斌……洗饭兜的时候总是爱泼水……
  当然了,老被玩的小同学我不会忘了的,张律,黄茹花(绝对人如其名),陈厚鹏,马焌伟,陈嘉文,黄伟超。
  还有坐在前排,对话不多的。许锦翔,冼进言,陈瑞,对话不多,记下的只有样子。
  当然后排的也有:古敬方,雷奕浩,谢嘉诚,钟嘉诚,简伟峰,黄剑威。
  在我印象里的女孩们:王婕,吴舒翘,曹星,余颖妮,黄慧瑜,李佩雯,成东仪,郭芷君。
  素未谋面的新同学:刘思聪.
  当然还有好多老师,一日为师,终身为师。
  可我不是电脑呢……我的notebook里遗漏了好多,好多。
  够了,这点点滴滴珍珠般宝贵的回忆足矣证明自己有多么幸福。
  我想,我要的是这种可以放在手心温暖凝望的小幸福。

本文来源于心动冒险岛(www.yourmyhe.com),如需转载[同学的记忆,回忆是一种奇妙的东西],请写明出处

上一篇:骨灰级玩家对冒险岛的建议
下一篇:长年使用外挂终被洗号的玩家给大家提个醒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