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触摸不到的存在,未张开的羽翼

发布时间:2010/8/18   阅读指数:

       倘若天空下雨,朵朵白云层云叠嶂的漫天而来。

       或许就是这样的吧?

       天空褪成了蓝色,木木仍旧不动。众人看着星殇,各式各样的眼神都有。

       难以置信,不知所措,万分哀伤。

       在远处,还有一双眼睛在冷笑。

       “你看了那么久,可以出来了吧?星河。”星殇用一句话打破了宁静。手中不断把玩着蝶翼杖。看也不看任何一方。

       “你还是这样没有爱啊,星殇~”星河嬉皮笑脸的从一片树林中鬼魅一般出现。木木看着星河手上拿着两把刀。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职业的。

       “因为没有你那么有爱啊。”星殇难得的开玩笑。却仍旧是冷冷的。

       星河不打算谈这个问题了。“反正你不够有爱就是了,弟弟。”(星空的PS,怨。)

       木木被吓到了:“星殇有哥哥?”

       星河笑道,而且还用力的拍了拍星殇的头:“你怎么没和他们说啊?”

       星殇怨毒一般的眼神被星河无视了。

       星河接着说:“我还有2个弟弟呢。”之后还意犹未尽一般的打量了的木木。“一个是星殇,一个是星空。”

       这下小陈突然有点躁动。

       “星空什么时候有哥哥了啊?”

       星河微笑,丝毫不注意他已经抢走了星殇的风头。当然,星殇也没有显现出有不满。

       “很久以前的了。”星殇说。“我就是星空的哥哥之一哦。”星殇狡黠的微笑了下。

       SS沉默不语。

       丸子不紧不慢的出现在人群的视野上。她火红的装束直逼人们往后退。

       “我叫他来的。”一把龙背刃挨到地。

       大概很多人都被吓到了吧?

       “丸子你是什么时候走的?”首先问话的是水水。

       “我消失的时候为什么要告诉你们?”她冷笑了:“你们又怎么会觉得我消失?”

       大家不语。

       这个时候,艾利杰突然嘶吼着。挣扎着复苏。

       “这畜牲还没死呢?”星殇冷笑道。

       星殇刚要出手,星河快人一步的丢出一个闪光弹。

       星殇皱眉:“对这种级别的怪物无效!”

       星河大笑:“你要有爱啊。”之后向远处招手:“洋洋!看你的了!”

       借着怪物被闪光弹吓到的一瞬间,洋洋一上来就是一击以及必杀箭。

       这一次本来就没有多少力气的怪物休克过去了。

       “洋洋,你把它带去飞花园。雪姬小姐需要研究——和阵一起。”

       君君沉默了许久,说:“为什么洋洋会出现?”

       星殇说:“就像木木出现在我身边一样。”

       君君笑着说,“既然洋洋都打算去飞花园了。那么我也要去拜见下雪姬小姐了。”

       之后看看脸色有些不好的水水说:“陪我去雪姬那里吧?水水。”

       水水没有反对,那眼神,似乎是默认了。木木这样觉得。

       当然,他也没错。

       许久没有说话几乎被人无视的小蒙突然发话了:“雪姬大小姐为什么会要研究这个?”

       这个时候星河突然有点激动:“这是蒙少爷的声音吧?蒙少爷,雪姬小姐正在找你呢”(星空的PS,怨)

       木木突然万分惊奇:“你是雪姬的人?”

       洋洋不动神色的说:“蒙少爷是雪姬小姐的弟弟。”

       小蒙说:“你们两个纯路过的快点回去吧。”又说似乎想到了什么:“我说星河,为什么雪姬会想到研究这个?”

       嬉皮笑脸的星河突然严肃了起来:“因为似乎几年前的事情要再一次发生了。”

       小蒙说:“那就是雪姬的事了,和我无关。”

       于是小蒙有点赌气似地回去了。木木跟着走了,因为他现在很疑惑,他发现很多都超出了他的预计。他有事必须问小蒙。而小蒙和木木走了之后,SS觉得现在的众人的氛围已经超过了他的底线了。

       于是他也找了借口离开了——“我看看小蒙他们会不会遇到别的boss级别的东西。”


       沉寂许久。当星河支走了洋洋。小陈支走了摆摆,现在的天空也几近黄昏了。

       “那么,星殇,阿不,应该叫你——星空了。”丸子狡黠的笑了笑。

       “够了,你知道为什么我会改名的。”星殇,或者说星空一怒,叫道。

       “星空,够了。你现在还要躲藏么?为执行你创造的辉煌。雪姬都和他弟弟闹翻了。”星空终于一改嬉皮笑脸的习惯。向着星空怒道。

       “这个和我无关。难道你要我在牺牲一次蝶翼么?可以我没有蝶翼可以牺牲了啊。”星空微笑。

       “你把星河——你的哥哥叫来就是为了帮你在木木面前撒一次谎言么?那个木木到底是谁?”

       丸子笑道:“还不明白么?木木就是星空的弟弟,那个星木咯。”

       君君轻叹:“丸子你的声音还是这样让人不舒服啊。”

       水水没有说话。大家也都没有说话。

       星河掷出一句话:“你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星空微笑:“我去做一下我许久没做的玩意儿。去冰封雪域找扎昆,艾利杰这种蓝色的能力和扎昆给我的感觉很像哦。。那么君君打算去问候雪姬咯?”

       小陈说:“我也去扎昆那里吧?君君的病。大概近期是没问题吧?”


       木木在白白家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谁告诉他,这个世界还有多少纠结在幕后的故事?

       包括小蒙,包括星殇,包括水水,包括丸子,包括星殇。

       也包括,他。

       谜一样的东西,就像是未张开的羽翼。不在,却存在。

本文来源于心动冒险岛(www.yourmyhe.com),如需转载[触摸不到的存在,未张开的羽翼],请写明出处

上一篇:我们的情谊绝不会因为暂时的分别而变淡
下一篇:用rmb换来的高攻击使游戏开始变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