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冒险岛原创小说,我的冒险世界

发布时间:2010/7/14   阅读指数:

亚特兰帝国是由千百万个游牧民族的大大小小的部落镶嵌而成,在菲特大陆中占据着极大一块版块,人口上亿的亚特兰居民权靠打猎放牛羊,傍草原而生。
部落中个个身体壮硕,仿佛如他们饲养的牛马般,一样令菲特大陆任何一个国家闻风丧胆。其中个个人手倍棒,身强提壮,全是以一挡百的勇士。
在亚特兰帝国最西的一块小草原上,居住着一个无名的游牧小部落。他们的族徽是一片枫叶,据族中一些长老们透露所说,这枫叶族徽在很早以前便已存在,乃是当年与部落唯一相交的枫叶部落那所得。至于当年的枫叶部落再已不复存在,无人得知下落。
不过有传闻,枫叶部落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在这个部落中不乏强大的勇士居住其内,而其中一个名为扎昆的勇士最为勇猛。
如虎豹般强壮硕大的身躯,熊一般的腰身,以及那能力举千斤的天生神力,无不受部落内任何一个人向他尊重。
当然,一介莽夫并不能当选草原第一勇士之称。那只是像蛮牛一般最终被力量更为强大的人所控,就像人类和人类所饲养的牛一样,虽然牛的力量很大,却依然被人类轻易制服。
自幼习武的扎昆在部落中会耍得一手顶尖枪法,华丽且实用的枪法使他在打猎中往往能获得最多最大的猎物。那像部落将军般跨马提兽的威武身资一度让部落内年龄幼小的孩童痴迷不已。
宗今年刚满十四周岁,是这群崇拜扎昆中最为热烈的人之一。
从小便幻想能够有一天像扎昆叔叔一样带回最大的猎物,向部落中所有认识的朋友都炫耀一遍,甚至能让那消失八年之久的爸爸妈妈能够再次回到部落中所做出的最后努力。
胖呼呼的宗是个很害羞的小男孩,缺乏朋友关心照顾的宗因此在童年留下了自卑的阴影。每当有一个孩子向他母亲撒娇,索要羊肉吃的时候,宗都会远远的注视着,一直看到流下眼泪。
他很渴望能有一个知心的朋友和一个能够让自己撒娇的长辈。
可是他知道,这并不现实。部落中的孩子都嫌弃他,说他是没爹没娘的孩子,是个野种。
每当这个时候,爱哭爱脑的宗前面都会多出一道身影,那就是唯一与他有朋友关系的部落长老之子——根。
根比宗要大上三岁,是个很称职的大哥哥。
本身便有点早熟的他在他十八岁的时候,俨然已经像个大人了,也是部落中数一数二的好手,以一挡百那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
根与宗相识在宗的父母亲消失的三天后,那个黄昏的下午。
宗独自一人躲在角落里偷偷的哭泣,哭得很伤心,很悲惨。
本身拥有一个幸福家庭的他总爱笑着扑到妈妈的怀里,闹腾个不停;在自己每次挥不动刀剑的时候,父亲那鼓励的眼神。
给了他一次次的温柔,也给了他一辈子难以忘却的亲情,他相信,虽然才六岁的他,在那小小的脑袋瓜里,永远无法忘记父亲那慈爱的笑容,以及母亲那温柔的眼神。
当父母消失的消息传到宗的耳朵里之后,他大哭了三天三夜。直到遇见了根……
根是个很有邻家大哥哥气质的帅小伙子,长得颇为俊朗不凡。薄薄的嘴唇,凌乱的发行,高挺的鼻子,以及那张永远带着笑容的迷人脸蛋。
在部落中,宗已经知道有好几个女孩子偷偷暗恋根了。
正因为那笑容,让宗想起了父亲,所以宗显得与他特别亲近,什么心里话也会全部的倾诉给他,两人倒也因此成为了朋友。

(以上若有错误或不满意的地方,大家请见谅。只是在夜深人静时,独自敲打着键盘,为我们冒险岛干一次杯。声明:本人对冒险岛了解并不算多,但是却是印象最为深刻的一份游戏回忆,它就像我人生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所以我想写下它)

冒险岛,承载了大家许多感情,许多眼泪,许多欢笑,许多悲伤。
爱恨情仇,终究还是随时间飘向远方,蓦然回首,笑谈旧年趣事,时间定格于三年前一个闷热的下午。
那时,一个懵懂的我,进入了一个神奇的世界,一个五彩缤纷,灿烂辉煌的童话世界。那个世界叫冒险岛,也叫社会的缩影。
下面,为了纪念我的冒险岛,我在七月十四号凌晨写下我的梦想,我的那年回忆。

本文来源于心动冒险岛(www.yourmyhe.com),如需转载[冒险岛原创小说,我的冒险世界],请写明出处

上一篇:爱过哭过,最后我们只有与冒险岛再见
下一篇:冒险岛让我一直非常快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