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冒险岛,它不是一个神话

发布时间:2010/5/16   阅读指数:

这是一段平凡的小故事,至今他们还是一对很恩爱的冒险小夫妻。 网络里没有真情?只是都没有坚持。网络情感也会成为神话。请不要用你无情的、自私的、妒忌的。双手扼杀。。。

我叫 冷漠XX,是一名魔法师,充满智慧的女冰雷。

在2005年冬天我降生在彩虹岛的村寨里,我没有任何亲人。和我一同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的还有许多人,他们和我一样日夜兼程的战斗,艰难的活下去。我们都无暇顾及身边的人,没有时间相互问候一下今天吃什么或者聊一下天气,我们冷漠或者说不尽人情,为了维持生存,然后快点升级离开这里,看一看外面广阔的天地。我们在战斗中换取微薄的收入,甚至为了一个蜗牛壳的战利品大打出手。我们没有选择的权力,从我们出生那天起就明白,只有不停的奋战,才能在这个世界上保全自己。其实相对外面的世界,彩虹岛是安全的。只是太年轻的我想要出去看一看,于是,离开这里,便成了我的一个无法遏制的念头。

一直到我8级的时候,我攒够了路费,离开了平静的生活、告别安逸的彩虹岛,踏上更加崎岖的征程。我知道我将要开始第一次的冒险之旅。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生命本来就是一场奇遇。

我登上开往魔法密林的船,从开始我就梦想做一名法师,听老人们说,那里有魔法师的鼻祖,我向他拜师学艺有朝一日就能成为一名真正的魔法师。我站在船的甲板上,看着渐渐远去的彩虹岛,我将永远离开这里,还有那些共同奋战过的兄弟姐妹们,离开故土却永远无法再回来。但心里的苍凉转而被一种巨大的神圣使命感所替代,想到这里,我的脸上露出自豪的笑容,在傍晚的码头看到我轻盈的身影。没有一个送别的亲人,也没有一丝留恋。没有人会知道,真正艰苦的冒险之旅才刚刚开始 。。。。。。
事情远远不像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兴冲冲的拿着小法杖跑进勇士部落,遭遇一头横在路中间的野猪袭击,它对我一阵雌牙咧嘴之后就以极快的速度凶猛地向我冲撞过来,我甚至来不及做出还击,在我反应过来之前,我就倒下了。我被送回部落里疗伤。我为自己这次愚蠢的行动感到后悔,莽撞行事、孤军作战的力量显然不够强大。对于这次的失败。我对自己下一步计划作了详细的部署,要先从攻打一些低等的怪物开始,磨练自己。我准备从废弃都市开始我的旅行。那是个我从没到过的地方。

我费尽周折来到这里的时候不免有些失望。妖魔横行的年代,一座昔日繁华的城市已被摧毁,尸横遍野,我看到的只是一座巨大的瓦砾堆,暴露着冰冷的钢筋水泥,无奈浮华过后总是无尽荒凉。我不能选择自己能够在哪里生活,我还是个经验贫乏的年轻魔法师,力量也显得薄弱。遇到妖怪的时候却不能夺路而逃,我时刻告诫自己,我要勇往直前。我每天在这里独自厮杀,尽管动作笨拙,比起低等的怪物,我高明不到哪儿去,可我不能退却。我也并没有感觉什么孤独的滋味。一天,当我又遇到妖怪围攻的时候,我拿起法杖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勇猛的作战,我听到两个声音,那声音如天籁,离我如此遥远,却抚摸着我的心灵。“老婆,你站在这里别动,照顾好自己。”“老公,你要小心。”我停下来的看着眼前匆匆赶路的两个人,封冻的心底忽然流淌着一丝温暖的感觉,好像一个细细柔软的毛虫爬过我的身体。真的,在作战的时候第一次有人能让我停下来。我跟在他们身后,默默的看着他们一路相伴,亲热地交谈,看着他们携手漫步在这个荒凉的城市。
在这以前,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孤独的,我每天都在忙于奔命,终于3转了。无暇顾及这些称作“感情”的东西,太虚无。那是一种迷人但负累的附属品,可有可无。也许是遥不可及的奢侈品,是我无法感知的另外一种生活。但是在这一刻我深知其实我是那么渴望被人疼惜和关爱着。我来到了射手村,整整一个下午,我坐在石椅上,心里一直想着今天早上看到的美好的画面。我觉得它是美好、好诱人。

第二天,我来到商城,只是一会儿的功夫我就一贫如洗了,倾尽所有给自己买了一身象样的衣服迫不及待的换上,我按捺不住我的兴奋。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戴这白圣帽,穿着黑色的魔法师装,将我全部的柔弱无骨冰雪美丽心的裹藏在里面,而此刻端详着自己,我金色的长发如同流泻的瀑布,清澈晶莹的眼睛,晶莹的肌肤、轻柔的披上霓裳羽衣,这一刻我拥有了无懈可击的美丽,加上我的天生丽质,我是一个刚柔并济、温婉聪慧的魔法师。我满心欢喜,我原本是如此美丽。
我在心中欣赏了自己,就去了海盗2。我在练级。一样的拼命的冒血厮杀着。
一个英俊的弓箭手出现在我面前,他穿着黄飘云之衣的衣服、头戴黄司令帽、手拿黄神弓。手带黄金神眼手套、脚穿黄箭魂鞋。我看着这个可爱的男人,一时间,我的心明亮了,把我冒险孤独、生活照亮。他和气的说“我组你"。就简单的3个字。
  我一直觉得我和落木 XXX
的相遇一点都不浪漫,我们在怪物横行 海盗2邂逅,然后我就选择了他。我们结婚了。也许,这是一种宿命。
可是我真的很满足,从这一天起,我不再是一个人。我有一个属于我的人来照料我,他对我很好,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我的感觉,但是他真的是我所期待的那种温和体贴的男人。我们并肩作战,建立了很好的战斗感情。

我们常常一起散步,在这个冒险的国度里,我们是一对互相欣赏、互相依靠的无忧无虑的孩子。在烽烟滚滚的勇士部落,站在大漠之巅我们比赛谁先到达山底,在静谧的魔法密林,我们徜徉在郁郁的草丛中,空气中似乎都散发着幽香,在远离纷争的地方,我们是纯真的顽童,在草地上撒欢,雪地里打滚,我们在四处流射着金色阳光的射手村,靠在公园里白色长椅上数着快乐,倾听彼此心跳的声音,幸福的相视而笑,一直到此刻,我仍然可以叫出那里每朵花的名字,我们钻进废弃的地下铁里,在下水道里也能玩的尽兴,比谁捡到最多的蓝色水珠。两个人一起面对的世界,不再有危险。我愿化做一条色彩斑斓的鱼,游逸在这个看似虚无的世界,自由自在、水好温暖。

那天我们打到了不少战利品,兴奋的回到魔法密林,我看着眼前走过的带着马术帽神气活现的女孩,我告诉

,落木XXX。那个红色的马术帽好漂亮,然后我愉快的和他互道了晚安。第二天我依旧在密林中等待他,远远的看见他欢快的向我跑来,头上戴着那顶红色的马术帽。那天晚上他等我回家之后只身一人到了林中之城,将打到的战利品到市场上交换,用尽自己所有的积蓄给我买回了这个漂亮的马术帽。我惊喜的叫起来,哇,好漂亮的红马术帽。我在他面前神气的戴着马术帽。漂亮么?你什么时候都是最漂亮的,他温和的告诉我。我停下来认认真真地看着这个陪伴我的男人,他和我一同经历着、分担着,很小心的保护我,让我明亮的眼睛里从未看到过危险重重,因为有他,这个冒险世界里才有快乐。我微笑的看着他,一言不发。你干什么呢?他一脸讶然的问我,我飞快的在他脸颊吻了一下。我深爱着他。我常常在想,如果让我再重新选择,我还会不会希望与你相遇,如果早就预知了结局,相爱的过程会不会因此变得无趣,还是,会更加美丽。

无论他在多远的地方打怪物,一知道我来了,他总会跑来见我。每次见面,也都会给我小小的惊喜。有时候是一对耳环,一块精美的石头,有时候是怪物携带的奇特的玩偶。慢慢的,我长大了不再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了,不再追着他身后问长问短,还经常和他恶作剧,他仍然小心的爱护着我,我的衣服有些不合身,他就乐不支的跑去给我做衣服和战靴。

许多个这样的冒险日子过去了。我的生活是甜蜜而刺激的,是温暖而平静的。

我爱你,每次我这么对他说的时候,得到的回答只是,嗯,我也是。我明白,他也是欣赏我,疼惜我的那个人,可是时间长了,我对这样的回答感到索然无味。每次有年轻的男孩子追求我的时候,我得意地告诉 他,他都一脸不置可否的样子,然后不理睬我。我喜欢他为我吃醋,虽然他装作不动声色,但我知道他吃醋了,而且为这些发现而窃喜。

那天,我们一起去扎昆,我先到了。在等 落木XXX。一个比他老道,作战经验丰富的标飞和我聊天,我漫不经心的答话,可是落木XXX,迟迟没有来,也许这个标飞认为我们谈的很投机,而后他宣布爱上了我。在这里,爱情的发生,好像总是一不留神的时候。而我又想到恶作剧,不知道是为了证明我已经有了爱人,还是为了让落木XXX说一句我爱你,反正,我鬼使神差的带着这个标飞来到 落木XXX
的面前。自作聪明的我在证明一些毋庸置疑的问题。可是这次,落木XXX第一次对我发火,他说因为我,他才一直留在冒险里,如今我为了另一个人而来,他认为我已经在心里选择了那个人,这么做让他感到疲惫,并且说以后不会再出现。他一言不发的消失了,等我找到他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市场里、冰冷的石头上,并告诉周围的人,要把自己的装备统统低价格卖掉,卖掉他赖以生存的武器。并且说以后他不会再出现了。他要卖号了。
        我一直以为这段感情是虚无的,在半信半疑的谈一场恋爱,不确信自己的感情当然也不确信他的真实,我们都在试探的小心翼翼的谈一场看不见摸不着所谓恋爱。可是现在却害怕他随时可能离开我,他已经在我的生活里真实的存在着,对他的爱已经根深蒂固,我忽然感到锥心的痛,我一个人去打了火马,回来的时候,他仍然在市场里,坐在石椅上,机械的念叨着,低价卖全部装备。站在他面前,我告诉他,现在我的力量已经可以独自去打火马而不受伤害,也就是说,我不再需要他的保护了,但我真的需要他,这已经成为一种精神上的依赖。这个傻瓜,如果他消失,我也没有可以留恋的地方,我的灵魂和我的爱,也将一起消失。看到我真的难过了,他连忙道歉,可是我不想开口,我不能原谅他这么轻易的说离开。一下子,他在我身边急的团团转,诚惶诚恐的不停地说着喜欢我,会留在这里一直陪伴我。看着他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我对着他哭了。对着一段虚无、流淌着温热的眼泪。我无法去讲述我对他的爱多么的真实,只有眼泪实实在在的流下来。。。。。。

我们依然快乐的生活在这里,他的宽厚包容着我的任性胡为,我挥霍着他的宠爱和纵容,如同被宠坏了的孩子一样,肆无忌惮。战斗的途中,他会亲昵的停下来亲吻我。我偷懒耍赖的时候,他用弓头轻轻敲打我的头,然后俏皮的跑开了。

我问路,他就负责一路上斩妖除魔,我们在背包里塞满了药水和补充能量的食品,只是为了去看牛魔王,像是两个好奇又淘气的孩子。那个庞然大物几下就把我打成重伤,我从来没有抱怨过,依然兴奋惊奇的陪着他,看他和身材比他大几倍的牛作战。我想,两个人在一起冒险,这个过程就是无比快乐的。可是每次,我看着那些妖怪前赴后继的来送死,都会感到莫名的悲凉。明知道自己是成就别人的台阶,可是依然盲目而狂热。

我辗转找到我后来的恩师,经过种种考验,我被他收入门下,当我踏出魔法密林的神庙,我快乐的欢呼着跳跃着,在密林里狂放的奔跑着,逢人就说,看~~~~~~我是冰雷魔导师了,厉害吧!落木XXX、温情的说。老婆恭喜你了。我们又一起继续着我们的甜蜜的、快乐的、简单的、轻松的。冒险之旅。。。

做为作者也衷心的祝愿他们,幸福久久。。。

本文来源于心动冒险岛(www.yourmyhe.com),如需转载[冒险岛,它不是一个神话],请写明出处

上一篇:黑骑士正在不断的堕落
下一篇:论冒险岛一分钟内攻击次数最多的职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