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冒险岛散文,轻声密语

“你…歇歇好吗?”
或许一个陌生人忽然这么对我说,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的声音很柔和,我无法抗拒。
“嗯——”
有那么一刻,我怀疑自己是否有点犯傻了。
他居然和我一起坐在操场边的梧桐树下。
我仔细打量这个陌生的男孩,他戴着蓝色的鸭舌帽,头发是咖啡与蜂蜜的混合色,皮肤出奇的白皙,仿佛是光……
我想用美丽或漂亮等词来形容这个人,但他毕竟不是女孩子对吧。
他问:“你累吗?”
“我不累,只是有点懒。”
我努力放缓自己的语气,试图也能像他那么柔声细语的。
“我也很懒,大家都说8个小时是最健康的睡眠时间,可8个小时根本满足不了我,我…喜欢睡觉,这听上去似乎有点可笑,可我却觉得很自豪,呵呵——”
他绽开笑靥,很温馨!
我想谁都会期待看到他睡觉的样子,那一定非常甜蜜又可爱。
“当然了,我喜欢上课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睡觉,那比躺床上舒服多了。”
“这很奇怪…不是吗?”
他的目光像一汪清澈的泉水。
“因为上课的时候有催眠曲相伴,当然也就可以睡得特别香,至少目前有我这么觉得,是不是有点变态?”
“你…不喜欢你的专业课程……还是你的老师?”
“呃——都不喜欢。”
“那你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没有?”
“比如说玩玩儿冒险?”
“那是以前的爱好吧。”
“为什么这么说?”
“你早就不玩冒险了,为什么还说那是你的爱好!”
他把头低在两膝盖之间,好像不想让我看见他说话时的表情,可我分明听出他的声音略带着忧伤。
我愣了一会,便笑着说:“即使是这样,也并不矛盾啊。”
“可我却怎么也想不明白。”
“我们……还是不要纠缠在这个问题上了吧,再说这对你也并不重要。”
“重要的。”
他的目光注视着我,很严肃认真的样子。
“我说……你也玩冒险的吗?……为什么好像跟我很熟的样子……我们认识吗?”
我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欲言又止,转而又把脸埋进膝盖里,小声呢喃:“只是……你不认识我而已。”
树枝上浮着淡淡的青,现在春季已经过半了吧,为什么这树丛还不能郁郁葱葱?……
貌似我在转移话题,好像我在掩饰,某种微妙的情绪或者说是情感,对他的好奇?…还是感动?很明显都不是,我不敢再去问他什么。
“你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没有?”他又问。
“你…不是问过一次了吗?”
“可能你没有说实话…那样的答案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我比较喜欢动漫。”
“你有看过什么动漫?”
“数不胜数!比如说《好想告诉你》《肯普法》《化物语》《犬夜叉》,还有《轻声密语》等等。”
“为什么你看上去那么忧伤?”
“我有吗?”我坐直身子,“哦…可能最近这几部动漫相继完结了吧,我真怀疑那些作者是不是串通好了的。”
“嗯——我了解你的感受。”
“现在你总该相信了把,呵呵——”
“相信什么?”
“我的爱好呀。”
我有些得意。
他只是微笑了一下,蜻蜓点水一般。
“你有看过《空中杀手》?”他问。
“看过。”
“你好像自己也写了一篇吧,是讲述两只蝙蝠魔的故事。”
我愕然,便问:“你…有看过?这太让我惊讶了。”
“和原故事不大一样,但却讲述了相似的道理,挺感人的。”
“我并不喜欢讲什么道理的,那样倒让人觉得我是个空有大话的言论者。”
“你…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吗?”
我摇摇头说:“但这是起码底线。”
“那如果是你的喜欢的人呢?”
“什么?”
“我是说,你会在意你喜欢的人对你的看法吗?”
他半跪起身子,期盼着我能给出答复。
“也许会吧,我记得以前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我对他摇摆着手指唱起来,“女孩的心情男孩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会爱上她……真遗憾,我就只会唱这两句。”
显然他有些失望似的,两脚稍微往前一挪,就坐了下来。
我问:“怎么了?”
他把脸埋进膝盖间:“你就一点也不想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真抱歉,我有些失礼了呢。现在麻烦您能告诉下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我叫安妮。”
“安妮?听上去有点像女孩子的名字呢。”
“真的吗?”
他显得惊慌失措,很出人意料。
“可能不只我一个人这么对你说过吧,你用得着这么惊讶吗?”
“哦……那倒是呃,呵呵……都怪我妈妈给我取个好名字呢……”
他居然两颊绯红,一点都不像个男孩嘛。
“你妈妈肯定是把你当女孩养了。”
他只是一个劲地傻笑,也用不着这么尴尬吧。
“我有看过《轻声密语》这部动漫哦。”他说。
“你觉得怎么样?”
“其实不管是任何一种情感,都是非常美丽的,哪怕是……同志恋爱?”
“这我也赞同,可很多人都谈BL色变呢,我很佩服你的勇气!”
“勇气?你……该不会是觉得我就是那种人吧?”
我急忙摆手解释:“不是的不是的,我的意思是说你有勇气说出某些看法。”
“你这么说的话,”他把头转过去,声音压得越来越小,“我不配做那种人是吧,怎么会这样。”
“什么?”
他转过脸来,却直摇头:“没有啊,我没说什么啊。”
他撒谎的样子还真是可爱得没话说。
……
后来有一天,我在路上碰到冰冰。
她对我说:“萧萧哥哥,前几天有一个漂亮姐姐找我来着。”
“哼——跟我有关系吗?麻烦你不要理我好吗。”
我故作冷漠的样子。
“她问我,你是属于什么类型的,嘿嘿——”
她笑得很阴险。
“什么类型?什么意思?”
“她是想知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
“哦——那你应该告诉她,我喜欢那种不管人品咋样,只要美得让人心碎的女孩。”
“嘿嘿——我说你是同性恋。”
她转身哈哈大笑。
她真的太过分了不是吗?!

本文来源于心动冒险岛(www.yourmyhe.com),如需转载[冒险岛散文,轻声密语],请写明出处

冒险岛心动版发布网
返回顶部